聖母峰基地營EBC日記

    走在昆布山谷

     健行沿途

Kala Patta5623公尺高度上的大合照

        站在卡拉帕塔Kala Patta

回首頁 回上頁

∼ 勇闖天關-聖母峰基地營紀行 ∼

 

這本書是以日記體的方式書寫雖然提及了山川、美景人文、歷史

但最得意的是記下同行 8個人8個本事只有二兩二的滷肉腳卻作了三兩三才會去作的事

俗話說:沒有三兩三怎敢上梁山!但我們卻作到了

在高海拔,稀薄、涼洌空氣的凌虐下, 步步爬升, 登上   5623公尺的山頂觀賞 8850 公尺的聖母峰和四周壯闊的喜馬拉雅山脈,

一路上的淚水、疼痛、和歡笑事後回想只覺得值得書寫下來, 回憶一生

去體驗一下幾個和你一樣平凡的人是如何勇闖天關”,  2850公尺走上 5623公尺, 這精彩15天的歷程。

作者:安新民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7年03月19日

 


緣起-用雙腳實現夢想

 Ode to Kala Pattar

 My feet are walking  腳不停地在走

My nose is running  鼻水流個不停

My heart is racing  心跳像在賽跑

My head is exploding 我頭疼痛欲裂

------- Am I dying ???  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一首隨手自山屋牆上抄下來的打油詩)

知道我回來的朋友都說:「回來啦!恭喜呀!」多少都帶著點“平安歸來就是福”的欣慰。對關心我的家人而言,我的歸來,卻好像有種失而復得的喜悅。至今,我還記得那天老婆到機場來接我,第一眼看到我時,要不是礙著還都環繞在身邊的伙伴和友人,老婆的眼淚必定奪眶而出,不忍看到我一臉明顯的風塵和憔悴,尤其她注意到我腰上繫了條奇怪的腰帶,更凸顯出我那一身的狼狽、滑稽。那條絲質的腰帶,原是雪巴人用來賜福、祈福的哈達(Khata)。在加德滿都的最後一天我只剩下一條乾淨的褲子,一條原來用不用皮帶都無關緊要的牛仔褲。不料,當下發現,既使用盡了皮帶孔仍無法止住一直往下滑溜的褲頭。健行15天,我著實地瘦了一大圈。不得已,只有把響導克里希納在機場相贈的哈達自脖子上取下來,穿過褲耳當皮帶使用。

在臺灣,雖然有不少登山界的朋友把聖母峰基地營視為麥加聖地,但芸芸大眾知道它的畢竟不多。當初我向身邊的朋友發出:「有誰想和我一起去尼泊爾EBC健行?」這訊息的時候,除了極少數原來就知道trekkingEBC是怎麼一回事之外,大部份人其實只把話聽了半截,EBC(Everest Base Camp, 埃佛勒士峰基地營)這三個英文字母對這些人完全不起反應,都以為只是到尼泊爾自助旅行,或許,他們認為“健行”只不過是走走路罷了!紛紛回電說:「去尼泊爾?好哇!那是個十分迷人的國家。」一半以上的伙伴就是在這種狀況下迷迷糊糊地回應了我的邀請。雖然Kay和我都維持著每天游泳、慢跑的習慣,但所有的人,包括我,都不是登山的愛好者,許多人甚至沒有運動的習慣。在登EBC以前,最了不起的人也只作過一次經過旅行社包裝的“二天二夜玉山輕鬆行”而已,大部份的伙伴不曾登上任何一座臺灣百岳。因此,去之前,我非得把狀況當面向他們說明清楚不可!這回是要到喜馬拉雅山區作連續15天的健行,每天走6~7個小時,健行的第二天就達海拔3440m的高度,第五天就超越臺灣最高峰玉山3952m的高度,之後,逐日攀升,將越過雪線而到達健行的最高點,海拔5623m的卡拉帕沓(Kala Pattar)

經過說明之後,他們沈默了好一陣子。但很快的作好了心情上的調整,接受了我的計劃和作法,也為自己許下了這一生都不會後悔的諾言。Liling後來回憶說:「仔細想想,難得己經有人把計劃作好,難得有這麼多攝影同好同行。這一輩子可能就只有這一次機會,一個天時、地利、人和同時兼備的機會,錯過了,機會可能此生不再。」年輕的Liling到目前為止只出國旅行過一次,第二次出國就參加了這麼一趟既令人害怕又令人興奮的高山健行。

即便在我最荒誕不經、最精彩的夢境中,也不曾想到過有一天會走進喜馬拉雅群山當中,竟然會站在聖母峰的山腳下。對我而言,這一切像是一個遙遠的神話。然而,這神話的誕生其實在二年前就種下了因。

二年前,我的攝影指導老師劉泰雄劉教官要我幫他用英文回封感謝函給一位當時陪他完成EBC健行的尼泊爾響導克里希納。從那時候起我就斷斷續續與這位公司設在加德滿都的克里希納維持了二年e-mail的書信往返。這段期間他不斷提供我許多山區健行的資訊,介紹當時尼泊爾的政經情勢,也不時邀請我到尼泊爾參加健行。劉教官不但是攝影界有聲望的前輩,而且在15年前就完成了臺灣百岳,他本人即是一位合格的高山響導。最近幾年致力於攝影教學和帶攝影團出國旅行,一年不知要帶多少攝影團體到世界各地拍照。看過劉教官自尼泊爾健行帶回來的照片,震懾於那壯闊的冰川和雄偉的雪峰,那顆因子早早就種下了。

媒體發達的今天,人們太容易用眼睛來滿足探險的慾望。在我們的週遭有眾多的電視旅遊頻道,書店裡滿架子的旅遊指南,還有令人目不暇給的好萊塢電影等,足夠讓人臥遊、神遊個痛快。心想,要做一位沙發上的探險家一點都不難。但對我而言,這些都是別人的經驗,都是廉價的二手體驗。若真想要感受追逐鯨豚的刺激,把白鯨記丟一邊!想一探西藏之秘,在看過“火線大逃亡 (Seven Years in Tibet)”之後,為什麼不用自己的兩隻腳去實現自己的夢想?曾經有人問才華洋溢的英國登山家馬洛里(George Leigh Mallory):「為什麼會有人想攀登聖母峰?」他回了一句簡短有力的經典名言:「因為它在那裡(Because it is there)」。是的,就是因為它在那,去走一趟EBC的念頭一直縈繞著我不放。Ken說:「查過資料,EBC好像並非那麼遙不可及」,又說:「很少人會選擇這樣的旅行,咱們就來點不一樣的吧!」這二句話多少作到了臨門一腳的效果。

聖母峰所在的昆布(Khumbu)地區共有4條河谷地。從地圖上看,由4條河谷所撐起的昆布就像一隻正昂首吐信的眼鏡蛇。所有主要的登山步道都沿著河谷而行。在短短的半年內我前後一共進入昆布二次,第一次在200510月,以埃佛勒士峰基地營(EBC)為目標,連同二次高度適應,前往塔美(Thame)及奇互庫(Chhunkung),讓我有機會涉足了其中三個谷地。第二次在20063月,則順著另一條沿途羅列著一長串如土耳其玉一般的冰河湖泊的河谷地,走到廓奇歐(Gokyo),那也是一個觀賞聖母峰的好地點。這二趟,前後加起來也不過是短短六個禮拜的時間,絕對無法成為登山健行這方面的專家。我寫下這些無非是想把在這一路上曾經經歷過的挫折、驚訝、歡笑、和淚水忠實的記載下來,分享給那些曾經去過,或即將要去的朋友們。不要認為這是條簡單易行的路線,在我們這群滷肉腳的眼裡這是條充滿驚異、獨一無二的朝聖路。要走完它,需要具備如獅子般的勇氣和力氣。它有時令你歡笑,有時也令你落淚。我希望借用文字和照片來介紹這一輩子絕難忘懷的探險經驗,紀念伙伴們勇闖天關的決心和勇氣,同時也緬懷在這段旅程中所擁有的珍貴友誼。

英雄譜

這是一個總共20個人的健行隊伍:8個來自臺灣的健行者(trekkers),一位響導(sirdar)克里希納,連帝里在內的6位雪巴(sherpas),及5位負重的挑夫(porters)

A.         健行者:

  Mike 

是我,一位從不知老之將至的傢伙,酷愛自助旅行、愛冒險,是本次登山健行的發起人。去EBC是個大膽的行動,還沒去之前老婆常在耳邊嘮叨:「一個人去冒險就罷了,為什麼還要拖一大堆人去?徒增危險!」就憑著工程師的個性及直覺認為:「只要有完善的準備及有步驟的訓練計劃,沒什麼克服不了的困難。」在此之前,全體隊員,加起來8個滷肉腳,沒有人曾認真地從事過登山活動或攀爬百岳。但經過六個月的訓練,絕大部份的伙伴都成功地完成了此次的壯舉。親身經歷過這趟考驗,使我更相信人的潛能、意志力是無限的、是驚人的。

 

  Kay  

一位公僕,常自詡是尾泳姿最美的美人魚。游泳是她的最愛,十多年來幾無一日中斷,一下水至少游個2000公尺來回,悠然自得。曾聽我說昆布山區裡看不到一面中華民國國旗(我轉述劉教官上次去的觀察),因此在去之前就豪邁地立下宏願要成為第一位「揹國旗的女人」,把國旗帶上EBC的最高點。可能是因為自恃每天從不間斷的游泳,而把老夫「要鍛鍊腿力、要加強心肺功能」的忠言當馬耳東風,忽略了肌力、心肺的鍛鍊。日後在山上吃了不少苦頭。她忘了,美人魚離不開水,而水是最陰、最柔的,但高山健行卻是剛陽的,得靠兩條結實的腿。

  不愧是條美人魚,不妨比對一下她健行前、後的兩張照片,就不難發現這一路她對皮膚的保濕、美白所下的功夫,依舊水噹噹的,真不是蓋的。不像我,早成了一張風乾了的橘子皮。

 

  Gordon

一位成功的生意人,把一家小型的船運公司經營得有聲有色。此君很有領導魅力,只是有點兒自大愛現。出發前,逢人就說他要到尼泊爾去爬聖母峰,若踫巧我在他身邊,一定會暗地裡向他搖頭示意,不同意他這樣子的自抬身價誤導別人,這時他才會心不甘情不願地再補上一句:「是到聖母峰----山腳下----的基地營」。下山時,飛機自魯卡拉飛回加德滿都,一落地,手機可以通訊,他一一向家人及朋友報平安,但開頭的第一句話一定是:「喂!某某某!我是Gordon,我剛從聖母峰下來……」我坐在停機坪旁的石凳上可以瞥見他那志得意滿往上翹起的嘴角。         

  或許Gordon真的把這趟旅程當作他這一輩子的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宇宙唯一的壯舉,因此,在踏上尼國土地之後一直為一個問題傷神:如何才能讓家人朋友看到自己如此超群不凡、永垂不朽的神勇。無法避免的,這一路上大伙隨時都得忍受他那不可一世的臭屁神氣,同時還要接受他那亳無品味卻熱情奔放的表現癖。但,幸好有他,他的體能好,樂於助人,個性活潑外向,是個活寶,也是歡笑的泉源。有他在不會寂寞。

 

  Celine 

多媒體設計師。她精明世故,心思敏銳。她的身體對四週環境的改變也十分敏銳。小莊最先感冒,接著就輪到她,最早拉肚子的是她。拉肚子拉得頻繁連衛生棉都用上了,在山裡“野放”時通常拉著Liling作陪,有次害Liling不小心踩到一坨比犛牛糞還大坨的人屎。原來以為避掉了的生理期不明究理地又突然出現。每天早上我們都知道Celine什麼時候起床,因為她一醒就開始咳,咳得滿臉通紅,咳得搥胸頓足,咳得眼淚直流。到後來變得一吃東西就拉,有時苦得吃不下任何東西。雖然如此不堪,但拍照時的狠勁一點都不像前一分鐘才咳得幾乎要暈倒的人。還有,她每次消遣Gordon的力道也不像是個水瀉一個禮拜以上的人。我常在一旁納悶,到底是什麼力量支撐她走完這整個旅程?靠的是燃燒體內預先屯積的脂肪?還是從小在鄉下長大,泥土給她的韌性?

 

  P.J.  

惠普公司的客服工程師,具客服人員的耐性及工程人員那種凡事堅持最佳品質的特性。天生一副娃娃臉,讓那些歷盡風霜未老先衰的尼泊爾人始終猜不透他到底幾歲。深知自己有凹胸,肺活量比常人小很多,並且一旦感冒就極容易引發氣喘的毛病,因此他這一路上小心應戰,極力避免同時與高度、坡度、和氣喘同時三面作戰。他還有大腸激燥症的困擾,通常這毛病的發作與情緒及三餐飲食習慣的突然改變有關。這一路上就屬他拉肚子拉得最慘烈,每每走進一個新的村落就急著買瓶可樂清腸止瀉。可樂和衛生紙卷消耗量極大,是P.J.在山上最常買的東西。儘管已經拉得死去活來,一路上口中還一直喃喃地唸著:「什麼時候才可以吃到牛排?」常經他這麼一鬧,沒多久大家紛紛都開始想念山下的文明世界。

 

  Ken  

中華電信的通訊工程師,為人沉著穩健。在我邀他一起去EBC健行的當下就開       始收集資料,積極了解這一路上各種可能發生的狀況,評估過自己,為自己擬定體能訓練計劃並務實執行。最顛峰的時候他一次慢跑可以跑上8公里,很難相信他的左腳曾經出車禍斷過。是一位在心理上及身理上都準備妥當的伙伴。記得在臺灣山訓時我倆常走在一起,有幾次在下坡時我腿軟在即將滑跤之際,Ken總會及時地自我背後牢牢抓住我,讓我免於滑落山溝。那隻手,強而有力,讓人覺得在患難時Ken是一位可以信賴的伙伴。

 

  小莊

個性爽朗像個男生,在公路總局當個道路養護工程師。平日的工作就常在山裡頭鑽來鑽去,結交的朋友也多屬愛登山的朋友。一個人在嘉義難得上臺北參加大伙的體能訓練,卻是行前訓練作得最結實的一位:每天騎腳踏車上下班,來回20公里。白天上班時雙腳綁砂袋,左右腳各一公斤,每天上下10層樓梯數趟鍛鍊腿肌。星期假日一定到郊山作6~8公斤的負重訓練。小莊是我們這群中體能最強者之一,卻也是最早罹患感冒的人。打從德波切(Deboche)開始,一路上就沒擺脫過感冒發燒的糾纏,要不是之前奠下厚實的底子,很可能就早被我要求留滯在半途上,讓她獨自一人來個德波切7日遊,等我們下山。

 

  Liling

勞保局法務人員,上法院就跟到自己家的廚房一樣頻繁。從照片上可看得出她有張圓圓福態的臉,脖子以下的部份理應可依比例放大。頑皮的 Gordon 封了她一個綽號“犀牛”。但,她是一隻快樂的犀牛。在艱苦的時候她那特有的、輕脆爽朗的笑聲是我最想聽到的撫慰,會讓人忘了身體上的疲憊。大家都喜歡快樂的人,尤其越是在辛苦的時候。

原本在臺灣體能訓練的時候最讓我擔心的就是她:上坡時氣喘得人仰馬翻,老是需要停下來休息,一副欠操的樣子。但是到了山區,她除了走路會激起極大的灰塵外,犀牛走路本該如此,我想你一定還沒看過犀牛狂奔的樣子,她下坡時好像是用滾的,這和狂奔差不多,她是唯一越走越勇的一位。到最後,當大家紛紛倒下,無力動彈的時候,只見她一會兒為這個人去找份胃腸藥,一會兒為那個人叫份熱湯送回房間,又跑到廚房交待帝里(Dilli)別忘了準備晚上要用的熱開水。她心腸好為人又熱心,但你可別真的惹毛她,她可會語帶威脅地指著你的鼻子說:「你到底答不答應!不然,咱們法庭見!」咻!誰敢招惹一隻老愛上法院的犀牛呢!

 

B.         我們的響導:

  克里希納,Krishna Dahal  

Alpine Exodus P. Ltd. 這家登山健行公司的負責人,從事這一行已經五、六年。我和他通信了兩年才答應前來,在情感上我與他已超越了主、顧之間的關係,算是朋友了。他大學畢業,讀的是社會與人類學糸。在尼泊爾能接受高等教育應該與他的家世有關,他的祖先來自印度北邊的阿利安人(Aryan),且屬於種姓制度中的婆羅門階級。他身材高大在尼泊爾人裡顯得有如鶴立雞群。為人精明,但也通情達理。有時候我們許多額外的要求和花費他也都照單全收,有時候不免擔心他會超出預算,賺不到什麼錢。

在尼泊爾,登山健行的響導叫 Sirdar。響導最主要的任務就在正式健行之前挑好隨行的雪巴及挑夫;決定健行的路線;決定每日午、晚停留住宿的地點;及每天出發前檢視及調整每位雪巴及挑夫的負重。他通常走在隊伍的最前面領航,隨時注意隊伍行進的速度。由於可以英語順利的溝通,他也就成為我在旅途上最主要諮詢的對象。沿途,舉凡各個山頭的識別、地理、風俗、民情等任何疑問我都找他,連我想要拍路邊一處民宅裡正在廚房煮飯的藏族老太太,也要他去想辦法。幸好一路上有他在一旁協助和解說,讓我可以用一雙尼泊爾人的眼晴來看這塊土地和這塊土地上的子民。

克里希納在加德滿都近郊有一棟自已的房子,和媽媽住在一起,有一位美麗大方的妻子和一雙可愛的子女。臨別前,全體接受他的邀請到他家作客。在歷經辛苦的旅程後能身受他們全家誠摯細緻的款待,讓我們對尼泊爾有更深一層的親切感。這不是一般觀光客能享受到的,唯經由三個禮拜的同甘共苦所建立起的兄弟情誼才配享有。

 

C.         我們的雪巴:

也可以稱他們為貼身挑夫(personal porter)。在這次健行中,除了個人隨身的小背包之外大部份的人都還帶了沈重的攝影器材,因此為了減輕體力上的負擔,除了背負大件行李的挑夫外,還聘請了6位貼身挑夫幫我們揹攝影器材。一路上他們跟著我們亦步亦趨非常盡責的照顧我們這幾個滷肉腳。

 

  帝里,Dilli Rai    

第一個要介紹的當然是帝里,他是雪巴老大,也是我的雪巴。雷族人Rai)27歲,已婚,育有一子。整個旅程中若克里希納是唐三藏,那帝里就是孫悟空。唐三藏只需動嘴交辦,孫悟空則需要上天下地、翻江倒海打點一切瑣碎細節。

一路上帝里是大家最忠實的靠山,即使在最擁擠的山屋裡他都有辦法在眾人堆裡擠出8個人吃飯的位置。在紛亂的場面裡,看他四處張羅,總會將眾人點的餐正確地送到你眼前。既使告訴他你突然想吃一個水煮蛋,他也不會讓你失望,下一次再出現你面前時他手中就蹦出一個水煮蛋。要杯奶茶,找他,晚上要杯熱開水,一大清早就要煮好的紅景天根湯,當然也都找他。 

他的力氣大、腳程快,也是臨危銜命最佳的人選。此時正逢登山健行的旺季,有時擔心訂不到理想的山屋,常常在克里希納的授意下,在距下一個村子1~2個小時的腳程之外帝里就飛奔過去。遠遠地看過他奔跑的樣子,身上還揹著我沉重的攝影器材,真服了他的能耐。每次一有比較艱苦的差事也由他來承擔,例如我和 Gordon 還要上 Thame 最高的喇嘛廟,以及 P.J. 要走到 EBC 的直昇機殘骸前一圓拍照的心願,都是在他的護隨下完成的。他還是個最會唱情歌、最會耍寶逗趣的傢伙,唉!真是個令人懷念傢伙。

 

  肯拉吉,Khem Raj Rai

肯拉吉是Gordon的雪巴。雷族人,21歲,未婚。雖然沈默寡言,但內心感情豐富。不懂英文,溝通只能靠手勢和肢體語言。一路上不時地被Gordon拉著一起耍寶,有時侯雖然看起來一臉茫然,但酷酷的更具笑果。最後一天在魯卡拉,第一個露出離情的是他,當晚的惜別宴裡表現得最瘋狂的也是他。

 

  嘉金,Gyalgen Sherpa

嘉金是 Celine 的雪巴。雪巴族,25歲,未婚。一路上偶而會想自己的心事,很注意自已的外表和打扮,是個愛漂亮的雪巴青年。在後期 Celine 的身體狀況不很好,多虧嘉金一路體貼的照顧,有一度 Celine 還懷疑這小子是不是在對她放電,但也僅止於猜測而已。最後一天在魯卡拉他十分不捨,還哭了起來,是個多情的小子。

 

  卡里炯噶,Khari Junga Rai

卡里炯噶是 P.J.Ken 共用的雪巴。雷族人,17歲,還是個學生,在健行的季節出來打個零工。在海拔比較低的地方,就靠一雙拖鞋,海拔高了天冷才穿上球鞋。可能是 P.J. Ken 的裝備加起來不輕,也可能是年紀輕初次當雪巴,所以走到後來從他的表情上看得出來他也會累,但三二下又如生龍活虎一般,真是個大孩子。

 

  余布朗,Yuba Ram Rai

余布朗是 Kay 和小莊共用的雪巴。雷族人,20歲,新婚不久。Kay 買了條圍巾送給他當紀念,他十分珍惜,說是要帶回去送給老婆。是一個心思細膩、有耐心、有禮貌的伙伴。他還有一個優點,可以說上一口流利的英文。 

克里希納曾告訴過我一個有關余布朗的故事。那一天自EBC返回哥拉雪(Gorakshep)的途中,行走在碎石鬆動的山徑上,不小心摔了一跤,滾落路旁,岩石撞及左胸。當時走在前頭的Kay並沒察覺,余布朗自己也沒吭氣。一直到了當夜胸痛難耐才告訴克里希納這個事件,同時因為胸痛久久消不去讓他心中起疑:他相信在跌倒的同時,惡魔乘機侵入他的體內,胸痛才會纏他纏得那麼久。雖然克里希納一再要他別胡思亂想,但他相信余布朗在此趟健行結束之後,再回到自己的村子一定會請個巫醫幫他作法,驅除體內的惡魔。在偏遠的山區,村子裡的巫醫仍得到村民的信任。

 

  朴里Phuri Sherpa

朴里是Liling的雪巴。雪巴族,19歲,未婚。和Liling之間言語不通,兩個人經常如雞同鴨講。一度Liling以為他已經是有個5歲兒子的小爸爸,害她對雪巴人的生產力為之折服。話不多,很客氣,總是很nice的亦步亦驅地跟著她。

 

D.        我們的挑夫:

 共有5位,都屬於雷族Rai),皆來自於同一個村子。身材矮小卻力大無窮,他們主要的任務是揹負整個健行隊伍的行李和器材,主要是我們8個人的大件行李,9只大帆布袋。他們用自己的速度翻山越嶺,不和我們走在一起,他們自己煮、吃自己帶來的食物。食物沒了,會向克里希納先支點錢。

 

時報悅讀網:http://www.readingtimes.com.tw/ReadingTimes/ProductPage.aspx?gp=productdetail&cid=mchb(SellItems)&id=KT2007

這裡有  時報提供的PPT 可以欣賞,還有書中的〈風中的絲巾〉一首尼國民謠可以聽喔∼

 


    挑 夫

    挑 夫

    挑 夫

    挑 夫

    健行者、嚮導、雪巴合影


藉用這個角落,每位伙伴也道出他們心中的感言

 

尚有餘悸的 P.J. 說:「活著回來算撿到!」

 

Ken 巧用書名寫了首詩,他說:

智兼備妙夥伴,

入千山萬壑間,
下第一眼前立,

關險阻齊體驗。

 

美人魚 Kay 眨眨眼說:「孤單與恐懼,是因自己無知;軟弱與傷心,是因勇氣不足。非常慶幸自己選擇參加這趟旅行,除體會上述人性的脆弱,難以忘懷的是登上EBC揮舞國旗時的興奮,那是個令人欣喜且刻骨銘心的生命體驗!」

 

快樂犀牛Liling 說:20051111日晚間,安哥做東,EBC之行的夥伴在台北重聚。經過半個月的調養生息,大夥看起來都神采熠熠。

在尼泊爾將近二十天的行程,加德滿都豐富多元的民族色彩;昆布山區山水跋涉,隨著不同高度變換的壯麗風光;初見聖母峰時悸動心情;在前往卡拉帕沓途中,遙見 Gorden 揮舞國旗身影時的感動;行程中夥伴間嬉鬧、相互打氣……以及擔心到逹不了目的,小小的爭執……在相隔千里的台北,在大夥的談笑間,這些珍貴的點點滴滴頓時在眼前鮮明了起來

謝謝這群一路來相互扶持的朋友,因為有你們,豐富了這趟旅程,在我生命的經歷堥銴U最珍貴的回憶。更要特別感謝安哥,他讓我見識到:經過充足的準備規劃及訓練,生命是可以如此精彩可以充滿各種可能

 

小莊心存感激,她說:自 20067月起,想要體驗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原已經是件稀鬆平常的事,因為青藏鐵路通車了。雖然如此,我仍會選擇用我的雙腳走上去。因為 200510月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行」讓我充分地感受到「付出的努力愈多,成就的感動也愈大」這句話的真諦。

7個伙伴一步一步的從海拔 2840公尺的魯卡拉一直走上 5623公尺的卡拉帕沓,也算登上了我人生的高峰。站在山顛欣賞壯麗的喜馬拉雅群山景緻,真是值得自豪。但是,更值得肯定的是能夠超越自己這一路上身體的不適應,堅持到最後一刻,用毅力走完全程。

感謝Mike大哥規劃這麼精彩的行程,領我體驗一次與眾不同的特別旅程。

感謝響導克里希納的關心與照顧,謝謝你每天早上出發前一句:「Are you OK?」的問候與關心,而我堅定的回答:「Yes! I am OK!」是我每天上路前砥勵自己的重要的精神口號。

感謝雪巴頭頭帝里的熱忱,記得往上潘波切(Upper Pangboche)那天下午,當其他團員抵達夜宿山屋時,謝謝你還記得落在後頭的我和Kay,並且主動回頭來找我們,你的小小舉動,讓疲憊不堪的我倍感溫馨。

感謝我的雪巴余布朗(Yuba Ram Rai)的細心與貼心。謝謝你耐心的陪著總是遠遠落後的我和Kay;並且在我體力虛弱、行動遲緩的幾個早上,主動幫我將打包大行李,你的陪伴與協助是我放心前進的最大靠山。

謝謝每位伙伴的陪伴與關照,謝謝每位雪巴朋友們的熱忱服務。

EBC路上有你們,真好!

 

Gordon 不改他一貫不可一世的口吻說:「曾經蒼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總以為唐朝詩人元稹在「離思」中的意境,有些許的矯情,但在這趟EBC 旅程之後,也讓我不由自主地慨嘆:「曾經珠峰難為山,除卻雪巴不是人」,如何?夠嗆吧!嚴格的說,不是我矯情,而是我人生觀的改變,不是我諂媚,而是我更體會人生的真諦---「不經一番寒澈骨,焉得梅花樸鼻香。」

長久以來,我害怕失敗,恐懼孤獨,陶醉燈紅酒綠,迷戀花樣年華,不知生命之於我有何意義,生命之於宇宙又有何干係?那種自私自利、唯我獨尊、不可一世、捨我其誰的狂妄心態,表露無遺。

難道一趟EBC之旅,真有如此了不起,一定非得把她形容得如此轟轟烈烈嗎?當然,此種感受因人而異,端看個人閱歷之深淺而有所不同。誠如胡適先生所言:「醉過方知酒濃;愛過才知情重;你不會做我的詩,就如我不能做你的夢。」

EBC之旅,令人刻骨銘心的不在於過程的艱辛萬苦,而在於一幕幕令人嘆為觀止的壯麗景觀,您絕對意想不到,下一幕上帝的傑作將會是如何的巧奪天工。每向前跨出一步,每流逝的一分一秒,您都會驚嘆自己眼前所呈現的一切。除了興奮、感動之外,誰有時間理你幾天沒洗澡,沒上大號,就算有高山症的隱憂,也早就拋到九宵雲外

孔子說:「登泰山而小天下」, 泰山雖然不高(比阿里山還矮...),可見「山不在高,有仙則名」。登EBC的高度,不僅比泰山高出至少三倍,相信她的景觀絕對不亞於泰山的美名。此趟EBC之旅,讓我重新以更謙卑的態度面對社會,讓我更懂得珍惜現在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因為我深深感受到: 

人類的生命相較於日月星辰是如此的曇花一現;

人類的力量相較於宇宙蒼穹是多麼的微不足道

珍惜現在,就是永恆

「但將世界花花看,莫把心田草草耕!」

 

Celine 不勝感概地說:其實,我是很害怕走遠路的,尤其是山路。

出發前一直擔心膝蓋的老毛病會因過度行走而復發。剛開始的時候走得心驚膽跳,生怕自己撐不到一半就被夥伴遠遠地甩在後方,而只能眼巴巴地等待他們歸來。但,慢慢的,在熱誠的雪巴及夥伴的加油下,健行的節奏感慢慢產生,既使後來在感冒和水土不服的打擊下,也一個彎走過一個彎,一座山越過一座山的挺下去。

走得辛苦時,看著前方伙伴模糊的身影,有種不真切的感覺,不知自己身在何處,有時,好幾天繞著同一座山頭,相似的風景讓人有如在原地踏步,心情就像僅餘的力氣般直往下墜,而陪伴我的只有咳嗽聲及亦步亦趨的雪巴嘉金。

隨著高度逐漸爬昇,景物從青翠轉為荒蕪。美妙的是在這荒蕪之地,人反而鮮活起來。每個經過身旁的旅人,不管來自那個國家,一抹微笑、一個手勢、一句簡單的 Namaste 讓世界沒有了距離。

這次旅程中從不曾想成就些什麼,卻讓自己更懂得珍惜,珍惜這難得的人生經驗。在荒野與文明的交錯中,我似乎找到了內心與世界的聯繫,就在我腳下不斷延伸……

GO TO TOP